<label id="dzh9j"><div id="dzh9j"><label id="dzh9j"></label></div></label>
      
      <delect id="dzh9j"></delect>
      <delect id="dzh9j"></delect>
      <label id="dzh9j"><div id="dzh9j"></div></label>
        <label id="dzh9j"><div id="dzh9j"><label id="dzh9j"></label></div></label>
          <delect id="dzh9j"></delect>
          <label id="dzh9j"><div id="dzh9j"><del id="dzh9j"></del></div></label>
            <label id="dzh9j"><div id="dzh9j"></div></label>
              <del id="dzh9j"><div id="dzh9j"></div></del>
    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dzh9j"></menuitem>
                  <delect id="dzh9j"></delect>
                  <delect id="dzh9j"></delec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label id="dzh9j"><div id="dzh9j"><del id="dzh9j"></del></div></labe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label id="dzh9j"></labe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el id="dzh9j"><div id="dzh9j"></div></de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多想你陪我走走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劉靈  時間:2019-07-23  點擊量: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字體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去年這個時候,我很羨慕項目上一位剛退休的老同志。他說他要去歐洲旅行,我問他要去哪個國家?“不知道!”怎么去?“不知道!”跟團嗎?“不知道!老伴都張羅好了,只管把人帶上!”隔了兩個月,老同志又說要去云南玩,我又問他,但他還是什么不知道!終于,在項目部的一次聚餐中,我見到老同志的“老伴”——一位極有氣質的阿姨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吃飯間,老同志失去了往日的“威嚴”,耐心地聽著身邊的夫人嘮叨著,時不時還跟我們做鬼臉。阿姨很無奈地說:“年輕的時候不容易,我一個人帶孩子,一個人背幾十斤的煤氣罐上六樓。孩子生病了,一個人半夜抱著孩子往醫院跑,怕黑都不是個事兒。這么多年我又當爹又當媽,而他,一年到頭回來幾天就走了!這不,到退休年齡了,但工程還沒結束,老同志又被留用了?!?/p>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同志告訴我,老伴想把年輕時沒有一起去過的地方都走一遍??墒?,工地總是那么忙,他每次都食言了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次見面后不久,老同志被查出來肺癌晚期。再去看他的時候,人已瘦了一大圈。聊天間加了阿姨的微信,她指著微信運動說:“喏,幾十年了,他每天都有去工地‘溜達’的習慣,不走路就難受,都這樣了,還是要天天出去走走,沒辦法,我只能陪著他轉悠……”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后來,阿姨的微信運動一直居高不下。哪怕是5個多月后,老同志已經去世了,阿姨的微信運動還是和之前一樣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半年后我再去看她,她對我說:“以前我也是一個人生活,我覺得沒什么,不管再難都不怕,一年他也沒有在家幾天,多個他少個他沒區別??墒乾F在,我特別怕一個人,都幾個月過去了,我還是走不出去,以前我在家盼啊等啊,我知道他在工地,即使當時沒一個電話、沒一封信我也不擔心,他就在那兒,他會回來看我的??墒乾F在,我去散步,也走那么多步數,但是沒有他陪了。一個人在家我害怕,我著急,因為不管我再怎么等,也等不到他了!在工地辛苦了一輩子,我們的約定是退休后,一起去還沒有去過的地方,我用半輩子在等待,他這次卻真的食言了……”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話語間,阿姨已經淚流滿面,我的淚水也在眼眶中打轉。他們的愛情,好像一直在熱戀期,未曾改變過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鐵建人奉獻一生去鑿路架橋,只為縮短你我的距離、去你想去的地方、見你想見的人。他們放棄陪伴愛人的時光,錯過了孩子的成長,經歷著半輩子的“異地戀”。作為鐵建人的另一半,我們勇敢扛起家庭的重擔,做他們攻堅克難的堅強后盾,用責任和擔當踐行當初牽手時的諾言,那一條條鐵路、一座座橋梁就是對我們愛情的見證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日本一本大道高清视频dvd